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记录点滴,分享人生

这里没有多少精彩,唯真而已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答辩后的胡言乱语(一)  

2010-06-06 08:22:24|  分类: 胡思乱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答辩完了。没有兴奋,没有狂欢,没有觥筹交错。

    一切都很平静,既没有传说中如山似海的酒宴,亦没有解脱似的放肆。然而,心情却奇怪得很,五味俱全,自己都很难品出个滋味。只知道,表面的平静下,有着如释重负的疲惫,有着不甘寂寞的躁动,有着茫然无措的烦躁……或许,还夹杂着那么一丝无奈与后悔。于是,我未饮而先醉,开始胡言乱语起来:

    按部就班的答辩,激烈却未失控的诘难,以茶代酒的午饭,下午那无趣又无聊的学术会议,无聊而烦躁的晚上……便是一整天的答辩记忆了。这在江湖传言中“应该”是紧张、兴奋、放松甚至是发泄的一天,却平静到让人心悸。整整一天,我印象最深的,竟然是送蓝老师到高速口后,因为没车回学校,而不得不顶着烈日,顺着偏僻无人的公路,一边不紧不慢的走着,一边胡乱哼着小曲时的放松与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 磕了半宿瓜子儿,心情好多了,安然入睡。却梦见自己很孤独,惊醒,睁眼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。虽然今天是周六工作日,但因为叶师兄回校以及老板安排打球,想来实验室应该没几个人在。不过,呆在宿舍里貌似也没什么意思,于是依旧早早的来到了实验室,开电脑、看新闻,然后开始慢慢整理英文文章最后一部分的内容,和往日并无什么不同。十一点四十,离实验室的例行饭点还有20分钟,听见涛哥接电话说吃饭的事儿,于是提前闪人去了食堂。因为我知道的,我要是继续留下,肯定会叫我一起去的,但要是我先走了,那多半也就不会叫了。既然如此,那又何必留下呢?不过,这其实是我自己追求来的结果吧?因为一早就决心回家乡,决心不做这行当,于是除了几个好朋友,这几年来,基本没交什么朋友,实验室的活动也甚少参与,只想游离其外,做一个潇洒的过客。这不是本来就是自己选的路吗?可惜,我毕竟还是做不到老周那样的真正从骨子里潇洒的过客呀!

         约莫是想通了,午觉睡得格外香甜。下午,顶着热浪冲到实验室,还没进门,就闻到浓浓的酒气。叶师兄已经烂醉如泥在厕所里睡着了,李师兄也醉倒在沙发上睡了。老戴一边嚷着自己醉得不行了,一边无比清醒地和我唠嗑。我呢,一边改着论文的参考文献格式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和老戴胡扯着,心情竟越来越好起来。人啦,果然上了年纪便学会怕寂寞了。五点,老戴赶去别的场子接着喝酒去了。老戴一走,实验室又安静了,安静得让人心里发慌。

    心里特别的矛盾。一方面,特羡慕老戴、阿灶那种郊游广阔的生活,羡慕那种一群人一起的状态,羡慕那种肆意欢笑的感觉;另一方面又很本能的抗拒着这种生活,不自觉的躲着这样那样的活动或应酬。一方面,特别羡慕老邵、老戴见谁都能侃半天,能和别人很快的熟起来的能力;另一方面,却特别不习惯和陌生人打交道——倒不是说发憷,就是本能的不愿,在熟人面前挥洒自如,到了陌生人面前就特不愿意开口说话了,要吗挂着一成不变的固化微笑,要吗摆出一副一本正经道学先生的嘴脸来拒人千里之外。我很想归罪于小时候的成长环境,因为自己不像他们,既不是在一个开放式的大环境长大,家里也几乎不来客人——这样想可能会让我好受点——但我知道,并非如此。在我遥远得有些模糊的记忆里,似乎中学时代的我还是相当活跃的。那么就只能说,宅男的惯性真的是无比强大的。

    然而,宅男毕竟不是我的本质,或者说,宅男当久了也会腻味的,甚至会更加的期望丰富多彩的生活。可惜,喜欢不代表有能力去做到。我无奈的发现我越来越不擅长这种交际了,不仅对陌生人,甚至是那些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也是如此……唐薇回来,我真的很高兴,一早起来赶两个了小时车去机场见她一面,却真的有些不知道聊什么才好的感觉,以至于唐薇都很惊讶:“你比上次见面更加沉默了,是实验室呆久了吗?” 王肉生日也是如此,那么好的兄弟,起床第一件事儿就是记起是他生日,我却怕去早了不知道聊什么尴尬而故意熬到三点过再去——虽说如果没有带鱼儿去,我和王肉可能会聊得更开,但当他陪别的朋友的时候,我却会更加的无聊和尴尬……

    不知道,我不想这样的,真的是非常非常不喜欢这样的状态,但却在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。可能真的是我太被动了吧,就如同今天和老戴唠嗑,说起我这段毕业时光几乎没应酬时,他很惊讶的问起,“怎么可能?你广州肯定有同学塞?你大学的室友和好朋友呢?” 是的,怎么可能?来广东七年,广州怎么会没同学呢?但基本都没联系了,不要说电话,就是平日在Q上,也都完全没联系的。当年宿舍的几个铁得不行的好哥们呢?除了我和老谋子还保持联系外,其他人相互之间都完全断了联系,谁也不知道谁的近况……本想在毕业离开广东前,几兄弟再聚聚的,拿起电话几次却又最终放下了。至于硕士的几个好朋友,也都有各自的新朋友圈子,哪怕我想请客,都凑不齐人。于是乎,本该酒宴欢聚不断的毕业月,我却变得很闲。因为阿灶和老戴的时间排不开,老李的请客已经一改再改了,唯独我每次的回答都是——随时可以,哈哈——换个角度想,少喝酒,养身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这世上的事儿,总是如此,得得失失之间很难说得清楚。说不定深陷没完没了应酬中的王肉、老戴,还羡慕我这种清净规律的生活呢,呵呵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心里便又平静了下来,这回大约是真的平静了。

    只是思绪又不自觉的飞回了三年前的这个时候。那个时候,也是这么平静。闹腾的六月,生科院是学校最平静的一批,我们几个宿舍又是生科院最平静的一批。没有散伙饭,没有狂欢,没有道别。只有一如既往的打机声,和有如周末回家一般平淡的一声“我走了”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那时,是一群人的平静,而现在,只剩我一个人了。一样的平静,不一样的心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